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分類清單
校運會徑賽心得 心路歷程篇
文:易恆安
這是個長長的故事,我盡量短短但很用力的說。







18歲那年,帶著爸媽都來自成大田徑的擔子,我來到了成大。



可是大一新鮮人生活之豐富,剛開學沒多久就接了一大堆事情,即使成田當時的大力邀約,仍舊沒有花什麼心力在上面。年少不懂事,呵,到了大二做了選擇也就離開了田徑隊,直到大三自己接的事務都告一段落了,成田依舊張開雙手歡迎,感動之餘也沒有想太多就踏上了這條路。



我不會說我後悔大一大二過的那兩年,但也必須承認那對我再度踏上田徑這條路時造成了不少影響。我回歸田徑隊後,泰祐即使自己的論文負擔很大仍舊全力指導我,我早上也練,晚上也練,一個禮拜七天沒有一天例外,然而到了全大運跑千六接力跑了最後一棒,我重重摔落,從接到棒子時第二名到回到終點時第六還第七名,直到現在我光回憶內心的感受依舊強烈。悔恨的淚水不是因為自己的努力沒有結果,而是愧對對自己懷有期待的人們。



大四那年也因此義無反顧的接了隊長,忙著準備研究所之餘就是處理隊務,卻也不曾荒廢自己的練習。縱使最後結果依舊普普,隊伍也沒帶的特別好,全大運成績沒有多突出、也沒有實質為隊上做到多少貢獻,研究所備取也不確定未來究竟走向何方,但是,我對於自己這一年問心無愧,我認為我盡了全力。



而我從成大畢業了。



也不知該說是機緣還是如何,在警大面試研究所時就被柯博認出,於是度過漫長糜爛暑假,八月底踏入警大時就背著成大田徑四個字,短短兩個月的時間過後要面臨到警大的熱鬧盛會-校運會,警大校運會是要求全校都要參與,那狂熱的氣氛是一般大學所無法比擬的。



於是跟柯博還有吳區商量之下,我參加了四百、四百欄、四百接、千六接、大隊接力五項比賽,其中四百跟四百欄還有預賽跟決賽,大隊接力還是一人跑兩百公尺,共七場比賽,在一天半內比完,剛被報名時還傻傻不懂事沒想太多,想說別人對我有所期待,我有能力,我就盡力做到最好就是了,於是勉強調整了兩個月,我來到了校運會。



我必須說我很感謝在成大田徑所碰觸的一切,讓我有能力在短短兩個月就回到一定水準,但是如此密集的比賽我還是第一次接觸,最後一天我甚至在六個小時內開了三趟四百(其中一趟還有欄架),一趟兩百。每一趟我都盡全力在跑,因為在成田時我學到,把自己當下的事情做好,之後的,是之後的事,當全力完成了眼前的事,就會有自信跟能力去面對之後的事。幸運地,我完成了這個挑戰,個人項目拿到了兩面金牌,團體除了大隊接力可惜無緣了前三名,也拿回了兩面銀牌。



我很高興對於隊上對我有期待的人們有所回應,我也很高興我沒有丟成大田徑的臉。然而,這次的校運會對我來說卻有個更重要的意義。



我終究覺得虧欠成大田徑,我終究無法忘懷那年千六接摔的徹底,雖然林老師曾私下跟我說過,覺得當初讓我剛回來就要扛千六接力最後一棒對我來說是件殘忍的事情,但我知道,那個障礙是我自己必須克服的。



直到這次校運會結束,我以一個選手身分能為成大田徑做的彌補,我都盡力做了,逝去的事已逝去,我必須面向未來。





我也相信仍舊在成大的各位,未來會更加發光發熱,於是乎我不能離開田徑這條路,我想親眼見證。











成大的易恆安已謝幕,而新的一章已開啟,那是在警大的易恆安。





在警大的易恆安也有遇見一群好戰友呢,你們知道嗎。









現在,我悄悄轉頭望向過去,再帶著嘴角的一抹微笑,心滿意足的望向未來。



我知道那裡還有更多在等著我。 開始吧,在警大的一切。







這條我走著的,田徑路。